冠亚娱乐

公司公告

中共青海省能源发展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委员会关于巡视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

您当前位置:冠亚娱乐 >> 基层动态

满满的回忆 作者/包元安

2020-12-21浏览: 打印本页】【返回前页】【关闭窗口

满满的回忆

作者/包元安


今年的冬天,似乎比往年来的更早一些,望着窗外飘舞的雪花和寥若晨星的街道,我随手点燃了一支香烟,叼在嘴角,而心里却想起了年迈的父亲……

掰掰手指头,我已经半年没回老家了,半年也没看见父亲了。这半年里,只是抽时间在电话里聊聊天,拉会儿家常。昨天下午,母亲电话里寒暄时说道,今年榨了新的菜籽油,有时间就托人捎带一些上来,我回绝了老人的好意,却再三婉约恳请母亲上来住几天。母亲又说:“你达达也要来,说是好长时间了没见丫头了,要来看看。”我喜出望外,高兴地说:“你俩一起来更好了。”

母亲和父亲来我家的第三天,他们嚷着就要回去,我们便吃了顿由我主厨的午饭,拉了会儿家常,他俩收拾收拾便要去坐公交车回家了。临走时,父亲还一再强调,他这次来主要是看看丫头的。我女儿今年高三,因学习紧张,中午又在学校吃饭,吃完继续上晚自习,回到家已是晚上十点多,到家后抓紧时间写作业,早上五点多就去校了,因为紧张的学习节奏,爷孙俩没好好说上几句话。看着父亲出门,转过身下楼刹那,我的心里莫名地装满了心酸,或许这是长时间没去看他们的愧疚,或许是一次离别时的留恋,但不管怎样说,总是心里不是滋味。 

父亲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礼帽,身上穿着藏蓝色稍显发褶的短棉衣和黑色棉裤,手扶楼梯小心翼翼的迈着微微颤抖的脚步,一步一步下楼时,我发现他消瘦而且有些佝偻的身躯,随着下楼的脚步也轻微地颤抖着。为了不让我搀扶,他还故作轻松的说:“我还没老呢,身体也没有毛病,只是你妈妈给我穿的有点厚了,你看,我下楼梯还不成问题的。”看着他的身影,听了他的话,我转过头,泪水充满了眼眶。父亲曾经用挺拔的身姿和矫健的步履,支撑起了我们大家庭,支撑起了儿女们的健康成长。

曾记得,我十七岁的那年,父亲也刚好退休,他便把写作业时东望望西瞧瞧的我叫到他的身边坐下,用商量的口吻给我说,有一个可以顶替的名额,问我愿不愿意到煤矿上班,我稍微楞了一下后肯定的点了点头。对于厌倦了做不完,也不会做的函数和怎么也背不会英语单词的我来说,这是一个即刻脱离学习苦海的天大的好消息。过了些天,父亲带我到矿上办了入矿手续,我便成了煤矿的一员,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矿工。

第二次井下,我依然跟着老矿工下的。新工人下井必须由“老把式”带领,所谓的“老把式”,其实就是矿上的“老工人”,比较熟悉井下的环境和劳动程序等,矿上要求新入矿的工人,必须由一名老工人带领下井,防止因不熟悉井下的复杂而迷路,或发生更严重的事。带我的“老把式”说,先不要着急干活,看看别的工友怎么干,把一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,等环境熟悉了再干。在工作面上,运煤的溜子吹着呜呜的口哨声,满载着乌黑乌黑的“金子”,不停的奔向三十米开外的溜煤眼。工作面上工友们两人一组,有打眼放炮的,有移溜子的,有走煤茬子的,在狭小的空间里,他们干得游刃有余。炮声响过,整个工作面便云雾缭绕,会产生大量炮烟,放炮员和班长把所有人员都撤到溜子巷的最外端,等风机把工作面上的烟雾吹散后,才允许大家进入工作面开始扒煤、移溜子等作业,工友们分工井然有序,干的热火朝天。头顶上闪烁的矿灯,照亮了眼前的一切,也照亮了心中的希望。看着他们忙碌的场景,我便想起了第一次下井的嗅事。

第一天上班,我被分到了早班。早班是早晨六点必须换好工作服要下井,我戴上矿帽,领了矿灯,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让矿灯亮起来,捣鼓了半天,也没让矿灯亮起,最后还是请教了“老把式”,才找到打开灯头的“玄机”,好奇的拿着发光的灯头,照了照自己的眼睛,照了照远处,又反复练习了几次开关,唯恐忘了怎么开灯。下班后,洗了澡,走出职工澡堂,我潇洒的甩了甩未擦干的头发,双手惬意的插在裤兜里,感觉自己就是全矿最靓的崽。抬头望了望蔚蓝的天空,嘴里哼着当时最流行的《跟着感觉走》,悠闲的回到了宿舍。

宿舍两人一间,两张单人床中间摆放着一张土黄色的课桌,看着这张桌子,思绪回到了我和父亲在矿上的情景。那时候,父亲比较瘦,但不是瘦的叫人担心,他时常穿一套中山装,留着一边梳的头发,给人的感觉很精神,身上还散发着一些书生气息。我俩办完手续后,我就留在矿上培训学习,他便回老家给我拿日用品和被窝去了。当天培训完后,父亲也回来了,给我特地还把这张土黄色的课桌一并拉到宿舍了。宿舍在三楼,搬东西时,他对我说你力气小拿轻的,说完他却扛起课桌开始上楼,我拿着简单的日用品,背着被窝跟在后面。当时,父亲在我眼里力气大的很,歇都没歇一口气到了宿舍,而我喘着粗气。对于拉桌子的事,我问过父亲,他说:“你宿舍里只有床,其他东西没有,我想着你休息时写写字啥的就顺便给你拉上了。”父亲的意思很明了,让我有时间就学习,给自己充充电,不要只顾着上班忘了学习。听了他说的这些话,当时在我心里暗波汹涌,觉得父亲不讲“武德”,刚脱离苦海,怎么可能又一头扎进学习的苦海呢。其实,现在想来,父亲最讲“武德”的一个人,为了自己的孩子,他费尽了心思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昔日的矿井不复存在,土黄色的课桌脱离了我的生活,我也不再年轻,父亲挺拔的身躯慢慢变的佝偻,但第一次下井反复练习扭亮矿灯的情景,工作面上工友们忙碌的身影都成了抹不去的回忆,而最难忘的还是父亲扛起桌子歇也不歇上楼的身影,以及父亲每时每刻关爱我们兄妹几个生活、工作的所有场景。

        已经临近退休的我,父亲便成了我满满的回忆。
上一篇:环卫一线的坚守者 ——冠亚娱乐劳动模范黄胜国
下一篇:走访慰问暖人心 浓浓关怀显真情
?
冠亚娱乐手机版 冠亚娱乐手机版
冠亚娱乐手机版 冠亚娱乐手机版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